關於部落格
健康 旅遊 美食 閱讀
和大家一起分享 ^___^
  • 211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重返絲路 瞿春泉與台灣國樂團 6/12國家音樂廳

地點:國家音樂廳
演出時間:2014年6月12號 晚上 七點半

[前提]

之前聽 <富春山居圖>這場演出的時候,確確實實的感受到演出聲響和指揮所指的拍點總是沒有對再一起。
並不是說總是,但尤其是慢板或是明顯點狀樂器出聲的時刻(如彈撥樂器或拉弦pick等),當指揮反彈起來已經形成拍點後,聲音竟然還是沒有立刻出來,慢了0.00不知多少秒,實在讓我累積已久的疑惑瞬間浮上檯面
對於多年跟團的我來說,習慣看到自由落體呈現準確速度的指揮模式,所以對於變化型的指揮就比較不習慣,但不習慣歸不習慣,樂團還是要待還是要練,以至於訓練自己如何去配合指揮,去知道他的呼吸點拍點等等等
但就這個問題我還是不能接受,所以去問樂團的學長,請他幫我解惑

上了大學之後發現自己對於音樂並不是非常了解,以前的我純粹是以一個非常局外人的欣賞角度去聽音樂的,聽喜不喜歡,如此社會音樂那一方所定義的"膚淺""客人""沒學過音樂的觀眾"的這一面去看待音樂,不是以了解構造或是開啟更多感官去品嘗音樂的,並非說這樣不好,但我就是想要突破某些東西,類似瓶頸之類的吧。
所以跟學長討論一點點東西過後,我抓準了就目前我想了解的角度去聽音樂會,大致上的點是


指揮的個人特色
樂團的音色 協調性 整體感


其實還是什麼都不懂,畢竟是剛開始,所以剛開始的評論都不會好到那裡去也可能會被戰,但總是想要記錄下來自己最初的感受,什麼都不懂的感受為主。


[感受]

日環蝕
  是一首與傳統國樂比較沒有太大關係的音樂,創造出很多不同的音響效果。
因為太注重於想要聽的樂團音色還有指揮看不看得懂,結果就失去的最原本的"這個音樂想要表達什麼"的那個感官,不否認聽這首的時候我完全沒辦法進入狀況,因為不知道這首歌在幹嘛?  但後來聽完之後跟朋友討論了一下聽到 "蠻能想像這首歌在做什麼啊,有那個畫面感,剛開始可能是村莊祥和的樣貌,之後日環蝕的出現,大家的驚慌或是期待等等"這些東西並不是沒有被聽出來不過就是被忽略了
  作品試圖運用中國民族樂器的各種演奏手法來描繪天體出現奇觀的那一瞬間,印象中運用很多的滑音技巧,印象最深刻就是滑音層層疊入,從低音到高音樂器不等,剛開始的打擊運用不同的棒子和金屬樂器做音響上的創造,再來印象就是滑音。



雅魯藏布江邊  情歌
  這首應該是整場我最熟悉的音樂吧,今天想聽這場音樂會就是因為這首歌,也是因為這首歌是我的老師演奏的。
  剛開始的弦樂處理跟以前我演的版本感覺不同,不過因為處理是"作曲家",指揮就是"作曲家",讓我聽了一下不同的詮釋方式。情歌對我來說弦樂非常重要,柔和度和和諧度等等,一剛開始總覺得有點過於剛硬,音色太強,高音音色太過於尖銳,導致覺得不怎麼"情歌",揚琴的音色有些悶,不過之後聽下一首胡琴協奏曲就覺得mic本身也有點問題,胡琴音色也是偏悶。這次揚琴也是用踏板揚琴,讓我想起之前聽揚琴萬花筒<林沖夜奔>這首歌的時候,我徹底覺得以古曲來說,踏板揚琴不適合,個人覺得揚琴的回音跟轟隆感雖然會給人髒、不乾淨的感覺,但也是因為這些回音,造就出不同的美感和古曲一向的和諧感。我是這樣感覺的。
  中間的慢板稍慢,我猜考量的獨奏者所以稍慢,另外中間的華彩普也有改,揚琴還是以往的速度取勝,另外也感受到局外人(非學習揚琴的人)說今日主奏沒有什麼明顯錯誤(因為沒有打到琴橋),不過對於我(稍局內人)卻覺得錯的可大的,不過這些都沒辦法抹滅這個樂團整個和諧度,真的不得不說音準還有和指揮的默契、感情的精準度很高。
  另外覺得有點可惜的是低音的厚度,之後問了一下另外一個學長,是否音樂廳場地對於中音域樂器並不是很善良,尤其是cello,並不是聽得很清楚,bass可能是因為在牆邊所以反彈力很大,但是cello簡直就像一個人拉一樣(這邊同時也誇獎音準真的非常厲害,但是論音量卻也是稍弱),後來學長給我的答覆又讓我覺得有些東西可以去查查。
 
  第一次評論是覺得音樂廳是不是對中音域樂器不和善,尤其是cello,在最外側還是聽不是很到,當然中音域也有中胡和中阮琵琶等等,不過因為擺放位置關係,彈撥是被胡琴整個包圍起來(柳琴不太算,整個政潮觀眾,前面為古箏),個人是覺得偏交響化,在樂團齊發出聲響,基本上彈撥樂器的"點狀顆粒"被完美的修掉了,聽得道聲音卻不是很清楚,連琵琶這樣子非常具有個人特色的樂器也聽不到。
  第一次覺得柳琴有點躁,高頻又沒有什麼共鳴感。
  問學長後,得到的回答是,音樂廳其實對中音域很好。為什麼呢?  
  他舉了一個台大雅頌坊的例子,因雅頌方式教堂型式的建築,可以提高回音延遲以及聲音反射能量,對於低音來說都是好的,基本上音樂廳也是類似這樣,相當於把音樂廳看成一個共鳴箱,共鳴箱大小會影響聲音是否可以再達到牆邊能保持一定能量,像bass能量夠,cello等終因樂器頻率相對高,波長短,遞減會快,所以道牆上相對共鳴就會少,出來的回饋就會變少。以管弦樂團來說,舉弦樂器來看,每個樂器都可以因為彼此的基因來疊加,所以整體聲音是一起正增加的,但國樂團不同。如果cello在往上是胡琴,兩者發音方向不同,不能互相作用,所以就只能靠剛剛所講的,音樂廳的共鳴方式。 但偏偏國樂團又有穿透行音色,如果是共鳴的音響和穿透的音響一起出來,一定是穿透的音響大。

  另外聲音方向,諸如胡琴是看琴筒朝向,彈撥樂器是看面板朝向,而cellobass則是前上。 ((紀錄))



太陽祭
  作品主要以夸父追日這一傳奇故事,通過災難、祭祀、告別、追求、尾聲五個部分,頌揚了一種純潔、深沉的愛和大無畏的英雄主義精神,以及對光明的不懈追求!
  後來跟朋友討論過之前首演的時候我們也在(又是一個記憶力不夠的概念),早在之前小巨人就有首演過,當時對這首歌其實沒有什麼印象,其實到現在就有點忘記了.....。
  僅記得中間有一段大鼓SOLO 16分音符連打覺得很累,如果要記得明確性的旋律我好像真的沒印象QQ,等等再回憶看看。


絲綢之路幻想曲  薩克斯風協奏曲

  全曲共分五段  長安別、古道吟、西涼樂、樓蘭夢、龜茲舞。
  薩克斯風聽到中間的時候,跟胡琴一起出來,還有笛子的時候,突然有種薩克斯風就像是胡琴跟中國笛的合體,有弦樂器的絲柔包住管樂器的特徵感,突然想起之前國中指揮說的話,中國樂器偏向"骨感" 而西方樂器則偏向"外面的肉一樣" 比較烹轟轟的感覺,薩克斯風的綿密是西方樂器特有的一種特色吧,有一種不同於中國音樂的感受。

PS木管銅管的研究 還要再看一下


垓下大戰
  根據各種優秀版笨的琵琶演奏曲<十面埋伏>改變創作而成,是一首描寫古代戰爭場面的大型敘事曲,樂曲分為四大部分和十七個段落。
  <序幕>: 列營,軍鼓,掌號,砲聲
  <戰前>: 吹打,點將,排陣,走隊,埋伏
  <交戰>: 小戰,大戰,百萬軍聲,傳號,項王敗陣,別姬 自刎
  <戰後>: 奏凱,得勝回營

  那時候聽這首歌只知道是垓下大戰,並沒有看曲目解說,不過聽一聽就覺得每段旋律都非常熟悉.....果然沒錯,是十面埋伏改編的。另外,朋友也有聽出類似滿江紅的旋律,不過如果是戰爭又是這麼有名的曲子,大概也都會有種雷同感吧。   如果沒有記錯的話很喜歡這首的大鼓!!超級帥氣,好一段SOLO覺得很震撼,音樂廳對於大鼓的回聲很強,當然樂團齊奏就會比較顯小,但是一個人打的時候那種震撼感足以讓我心跳一下
  有種幻象就是,樂團齊聲發聲,然後讓鼓自己SOLO一擊,兩者聲音跟震撼感的互補竟有點相等,可以互相抗衡,這可能需要再問一下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